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十章元祁纵马撞人

第二十章元祁纵马撞人

  对于苏樱雪的决定,元祁是最高兴的,在他看来,苏樱雪确实是十恶不赦的,连推他俩位嫔妃下水,间接害死他的子嗣。还打过他一巴掌,骂过他,甚至还水性杨花扎晕他,偷偷来逍遥王府,与元铭偶会。盗走金龙玉佩,顺走他的衣衫……

  太多太多的罪名叠加,让元祁对苏樱雪真所谓,恨之入骨,要不是两次元铭搅局,元祁早就失手杀了苏樱雪了。

  另外还有元祁对苏樱雪的哥哥苏子岩手里兵权的忌惮,加上苏樱雪的父亲苏建英,曾经是教他们几个皇子拳脚的师傅,良知让元祁一直在犹豫,才让苏樱雪苟活到了现在,但苏樱雪却屡次不知悔改,丢尽了元祁的脸面,不杀苏樱雪难解元祁的心头之恨。

  如今苏樱雪主动提出愿意留下遗书而死,不管对于元铭,还是将来凯旋而归的苏子岩,乃至在天有灵的苏建英,元祁都有了交代,不是吗?

  元祁心里想着。

  元铭与婢女颖儿苦苦哀求着苏樱雪三思,可苏樱雪却意志坚定,心意已决。

  “那臣还能为娘娘再做点什么?”

  元铭一脸哀痛地询问着,他不会告诉苏樱雪,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他也会随之而去,眼下能为她多做一点是一点了。

  “呜呜……小姐,奴婢不值当,真的不值当,奴婢不要小姐为奴婢死,太医已经说了,奴婢没救了,小姐,你三思啊!呜呜……”

  小婢女颖儿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苏樱雪走上前,帮她擦了擦眼泪,微笑着说道:

  “颖儿别哭,人都有一死,只是早死晚死的事,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你家娘娘我前世眼瞎,愿死后能得一良人。本宫当你是朋友,所以本宫的付出是值得。若有一天本宫死了,请你帮我照顾好王爷,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值得爱的人,你也要相信本宫,本宫一定会医好你的。”

  苏樱雪肯定地承诺着,将元铭的手拉到颖儿面前,塞进了颖儿的手里。

  元铭什么话也没有说,更没有挣脱,他知道,他与苏樱雪今生已无缘,但他会生死相随,他不爱颖儿,他的心里只有苏樱雪,之所以没有挣脱,是因为他想要她放心。

  可苏樱雪又何尝不想和元铭在一起,但她不能,因为元祁不可能顺了她的意。

  还有当元祁告诉她,将军府的众人被抓了的时候,苏樱雪便搞明白了,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她不能那么自私,她要老老实实等着苏子岩回来。将他的家人完完整整地交给苏子岩。

  还有颖儿,她对前身苏樱雪那么好,自己要替苏樱雪守护她。

  元祁尽管用卑鄙手段为颖儿和元铭赐了婚,但苏樱雪却不想破坏颖儿的幸福,她决定祝福颖儿与逍遥王元铭。

  虽然心中不舍,但苏樱雪已经决定用三个月的时间医好婉儿,便决定全力以赴,她更不想元祁因为自己,而为难她心中的男神元铭。

  “逍遥王,本宫拿了一些你府里的东西,不知道逍遥王舍不舍得?”

  苏樱雪仰头微笑着,温柔地询问着。将手里一个包裹,向上抬了一下,算是告诉逍遥王,东西就在她的包裹里。

  元铭一脸茫然,倒是元祁,他愤怒地一把扯过苏樱雪的包裹,冷冷询问道:

  “什么东西?”

  在元祁丰富的大脑里,认定包裹里是元铭送她的什么重要东西,或者定情信物,他感觉胸口如棉絮般堵在那里,让他有些呼吸困难。

  “哗啦啦…”

  包裹里的东西,全被元祁抖落在地上,竟然是各种各样的药材,还有元祁的一件长袍,就是苏樱雪出宫时穿的那件。

  “这……”

  苏樱雪的此举,惊呆了所有人,更惊了元祁和元铭俩人。

  “娘娘拿这么多药材干吗?”

  元铭忍不住询问着。

  苏樱雪狠狠瞪了同样惊讶的元祁一眼,弯腰一边捡拾地上的药材,一边温和地对元铭说道:

  “如今本宫带着颖儿回去,皇上势必还是会把本宫囚禁在冷宫里,本宫想治好颖儿,那便需要药材,所以本宫才会,拿王爷府上的一些药材,王爷不会舍不得吧?”

  “算你有自知之明,哼,快捡,捡完了跟朕回宫,说的好像你真的会医术似的,朕看你这个歹毒的女人,分明是想折磨死这个小宫女,好让她给你…… ”

  元祁歹毒地说着,想说“给你和元铭腾地方”,但顾忌到脸面,终是没有说下去。

  元铭体贴地弯下腰,帮苏樱雪捡拾着地上的药材,见元铭动手,文昌和一众逍遥王府的下人也帮起忙来,很快地上散落的东西,便都被收进了包裹里了。

  苏樱雪温柔地微笑着,对元铭说了一句:

  “本宫多谢逍遥王,本宫欠逍遥王的太多太多,就连身上的衣衫,也是逍遥王为本宫准备的,本宫恐怕今生不能还逍遥王的这份情了,若有来世……”

  元祁一听,瞬间火气上涌,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将他这个夫君当死人吗?当着他的面与别的男子相约来世。

  “走,你现在便跟朕走……”

  忍无可忍,元祁狠狠抓住苏樱雪的手腕,强行抱上了自己的汗血宝马。

  “啊……臣妾恐高,还有颖儿,臣妾要和颖儿坐马车……”

  苏樱雪在马上尖叫着。

  只听元祁咬牙说道:

  “那个丫头便由逍遥王自行送入宫里,今天朕便忍着恶心,带你骑马回去。”

  “我呸…”

  苏樱雪心里咒骂着,可想着将军府里的众人的性命,还在元祁手里,强压怒火说道:

  “臣妾多谢皇上。”

  见皇上元祁要带苏樱雪离开,也许元铭急忙向前紧走俩步,像是依依不舍地说道:

  “娘娘,府里还有一些上好的人参,鹿耳,要不娘娘也带一些回去吧!娘娘身体还未康复,理应多多补补才是,文昌,快些去取来……”

  话音未落,元祁威胁的声音便来了:

  “逍遥王是觉得你府上的珍贵药材,比朕宫里的还多?要不要朕让御林军前来搬一些回去?”

  元铭急忙跪地说道:

  “臣不敢,臣决没有那个意思,臣只是担心……”

  “娘娘的身体”几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元祁已经一甩手里的马鞭,马如离弦之剑一般向远处飞了出去,不见了踪影。

  文昌见皇上元祁走了,急忙上前将逍遥王元铭扶了起来,摇了摇头。

  元铭苦笑:

  “文昌可是觉得本王说了不该说的话,笑本王蠢笨?”

  “奴才不敢。”

  文昌毕恭毕敬地行礼说道。

  元铭双手相扶,深深叹息一声说道:

  “本王如此做,只是想给皇上添堵罢了。”

  “给皇上添堵?”

  文昌左右看了又看,像看疯子的表情般看着元铭,惊讶地重复着。

  “以本王看,皇上除了讨厌淑妃娘娘外,他还妒忌淑妃娘娘对本王的转变,本王之所以那么问,只是想告诉皇上,他不在乎的女人,本王在乎,他不爱的女人,本王爱,他讨厌的女人,本王却将她当手心里的宝,只有让皇上吃味,他才会经常去看看娘娘,只有经常接触,他才能看见娘娘的好。”

  “呜呜……王爷,你对我家娘娘太好了,奴婢好感动,呜呜……”

  一旁被冷落的颖儿,被元铭对苏樱雪的深情感动,呜呜地哭了起来。

  元铭抬头看了一眼颖儿,没有半丝动容,而是转头对文昌吩咐着:

  “抬颖儿进府,明日再送她进宫。”

  说完,连看颖儿一眼都没有,便进入了府里,本来元铭对颖儿便没有情,只是因为苏樱雪的关系,他才会一直照顾颖儿的,被逼纳颖儿为妾,实属无奈之举。

  颖儿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心里还是不免有一些失落。

  “王爷真要将颖儿姑娘,送到娘娘那里吗?难道王爷相信娘娘能医好颖儿姑娘吗?难道娘娘真的会医术?”

  文昌吩咐人抬着颖儿,自己追上元铭,低声一连询问了几个问题。

  元铭深深叹息一声,又厉声说道:

  “文昌,今天你的话有点多,记住,明天将颖儿送去宫里,不得有误。”

  “是。”

  文昌颔首答应一声。

  元铭快步向自己的书房走去,关上房门,拿出一张他珍藏许久的画,展开,那上面竟然是苏樱雪的画像,只见元铭用手抚摸着画上苏樱雪精致的脸庞,自言自语地说着:

  “雪儿,今天来的真的是你吗?本王觉得性格差异很大,难道失忆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吗?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你不再是那个忍气吞声的小女人了,如小时候一样活泼开朗了起来。今天文昌询问本王,为什么明知道你不会医术,还要答应把颖儿送去宫里,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本王只要你开心,只要你开心,比什么都重要,哪怕是一个人的命。如果可以,本王可以把自己的命也给你……”

  元铭说道这里,苦笑一声,接着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本王很残忍?不是残忍,是卑微,从本王爱上你的那一刻,本王便爱的全无原则,不过本王答应你,如果颖儿能够活着从宫里出来,本王会好好待她,不会让她白白牺牲的。”

  元铭什么都相信苏樱雪,可唯独不相信苏樱能医好颖儿。

  而另一边的苏樱雪,被元祁强行带走,坐在马上,一路尖叫着,嗓子都喊哑了,从来没骑过马的她,真的好怕,她紧紧抱着马的脖子,生怕摔下去。

  看着苏樱雪害怕的样子,元祁嘴角微翘,更加洋洋得意,速度不减,反加快了速度,狠狠挥了两鞭。

  路上的行人,吓得纷纷向两边退去,加上元祁身着龙袍,路上老远百姓们便退居一旁跪倒在地。

  “皇上,慢点,慢点,你不心疼臣妾,难道也不心疼你的子民吗?路上行人众多,别伤着人。”

  苏樱雪知道元祁恨自己,只能拿路边的行人说事,希望可以让元祁减慢一点速度。

  “放心,朕是皇上,他们这些人老远便会给朕让路,不会出事的,朕带你好好体验一下刺激。”

  元祁凉薄嘴唇吐出气死苏樱雪的话,这个渣男,明知道自己害怕,还故意说找刺激,太可恶了。

  苏樱雪咬牙想着,恨得咬牙切齿,只能闭上眼睛,更紧地抱着马的脖子。

  就在此时,只听“芋”的一声,疾驰的马,突然被勒停了下来,晃了苏樱雪一下,她惨叫一声。

  片刻之后,苏樱雪睁开眼睛,抬头小心翼翼地向前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八旬老妇人,正躺在他们的马前。

  “你撞人了?”

  苏樱雪迷惘地转头看向元祁,询问着。却见元祁脸色瞬间苍白。

  “朕……朕没有想到她会突然从胡同里窜出来……。”

  元祁有些结结巴巴地说着,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这时候周围传来一阵百姓的切切私语:

  “皇上怎么能在闹市纵马?这实在不对啊!”

  “现在还撞死了人,先帝在位时,可不会这样。”

  “对呀!先帝选他当皇上真的是……”

  ………

  面对周围的流言蜚语,元祁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起来。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