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十八章承诺医好婉儿

第十八章承诺医好婉儿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睡了自穿越而来,最舒服的一个觉,舒服的她,都不想醒过来。

  床榻的柔软舒适,仿佛睡在她在现代的床榻上的感觉。

  就在此时,房间里忽然响起一个温润的让人舒服的声音,传进了苏樱雪的耳朵里,此声音透着一丝着急地询问着:

  “雪儿怎么到现在还没醒过来?文昌,你还是到府外请一个大夫来,再给她瞧瞧吧,会不会是曹先生的医术出了什么问题?”

  “王爷,你就放心吧!咱们王府的曹先生医术不错,不亚于太医院的太医。他说没事,定然是没事的。也许再等一会,淑妃娘娘她便会醒过来。”

  文昌叹息一声,安慰着逍遥王元铭说道。

  “对了,颖儿那奴婢怎么样了?她的伤势可还严重?”

  温柔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透着一丝忧心。

  文昌摇了摇头,语气有着一丝不悦,抱怨着说道:

  “皇上,也真是的。为了让王爷断了与淑妃娘娘的联系,故意当着那么多大臣的面,逼王爷纳颖儿为妾。又干嘛让云游下那么重的手,将颖儿打成残废,这让王爷你纳个残废夫人有什么用?简直太过分了。”

  “文昌,以后这样的话,断不要再说出去,这要让皇上知道,你说他的不是,他定杀了你。他如此做,只不是逼着本王低头,雪儿与颖儿情同姐妹,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下死手,本王断然不会答应纳婉儿为妾的。这叫本王今后将如何面对雪儿。她一定会怪本王对她不够痴情的。”

  逍遥王痴情地看着苏樱雪精致的脸庞,悠悠地说着。

  “咳!”又重重叹息一声,接着说道:

  “本王去看看颖儿那可怜的丫头,一会雪儿醒了,千万别告诉雪儿,关于皇兄逼本王娶颖儿的事,只会徒增她的烦恼。另外不要告诉雪儿,颖儿腰骨头断裂,已经治不好了。本王怕她伤心,本王只希望她开开心心的,不想她有任何烦恼。”

  “是。”

  文昌答应一声,很不赞同他主子的话。他不明白苏樱雪已经成了皇上的女人,他的主子为什么还要为她守身如玉。但他只是下人,左右不了主子的决定。

  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远的声音,消失在了房间里,房间里瞬间平静了下来。

  其实苏樱雪早就醒了,只是舒服的她,不愿意早点醒来,她听见了逍遥王元铭与文昌的全部对话,了解了整件事。

  原来苏樱雪有一个贴身奴婢颖儿,两人情同姐妹。渣男皇帝为了让元铭与苏樱雪脱离关系,让云游打残了颖儿,并使了卑鄙手段,当着大臣的面,逼着元铭纳下颖儿,让苏樱花和元铭想见一面都尴尬。

  “渣男就是渣男,果然心狠手辣。”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自言自语地说着,睁开眼睛开始四下打量着。

  房间精致整洁,如元铭身上一般,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在房间的墙上,放着一把宝剑,剑柄镶嵌着一颗炫彩夺目的蓝宝石。还有一张山水画,精妙绝伦,让不懂画的展小小都能看出来是出自名师之手。

  因为里面的花草宛如有了灵魂一般,就连溪水都好像是流动的一般。

  “这要拿出去定能卖不少钱吧!”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忍不住自言自语,情不自禁地向那副画走去。

  她抚摸着,心想,这定是出自名家之手,从电视上看,古代皇室中人也和现代有钱人一样,喜欢收集各种古玩字画,只是不知道这个朝代的名人叫什么名字,既然来了,我便要了解一下,如此才不枉我来古代一游,不是吗?

  如此想着,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便向山水画的下方签名处看去,这一看,惊了展小小一跳,这竟然是原主苏樱雪所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穿越到了一个才女身上,怪不得昨天晚上自己大闹了御膳房,留下了字条,元祁会将刘嬷嬷带到冷宫与自己对峙呢!原来俩人的字,写的是天壤之别啊!也怪不得元祁会怀疑不是自己写的呢!看来以后凡事要小心,要不我的男神元铭,岂不也要跑了?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花痴一般,心里想着,向门口走去,听说那个叫婉儿的丫头,伤的很重,她想去看看。

  刚走出门,便看见元铭从远处折了回来,看见心目中的男神,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如同情窦初开的小女人一般,低着头打算搅自己的衣襟,却发现一个恐怖的事情,自己身上的衣衫里里外外都换掉了。

  “啊……”

  展小小羞愧地惨叫一声,急忙双手怀抱着自己,心想不会是元铭换了自己的衣衫吧!难不成自己被自己的男神看光了?苏樱雪感觉脸火辣辣地烫着,抬头偷偷看了一眼远处走来的元铭一眼。

  元铭只去看了一眼婉儿,安慰了两句,便急冲冲地回来了,他担心昏迷的苏樱雪。

  老远听到苏樱雪的喊叫声,元铭飞快地来到了苏樱雪身边,紧张地询问:

  “雪儿,你怎么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是伤口又痛了吗?”

  听着温柔地声音,看着元铭宛如牛乳一般白皙的脸庞,俊俏的无懈可击的容颜,苏樱雪整个人陶醉了,真好看,这才是我心中的男神。

  元铭见苏樱雪一直在看自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

  “冒犯了,本王应该称呼你为淑妃娘娘才是,请问淑妃娘娘可是有哪里不适?”

  元铭突然的疏离,让苏樱雪回到了现实,咳嗽一声说道:

  “本宫没事,只是刚刚见本宫的衣衫……”

  苏樱雪故意没有说下去,却感觉到脸更烫了。

  元铭终于明白了苏樱雪为什么尖叫,急忙拱手说道:

  “娘娘别误会,衣服是本王让府里的婢女帮娘娘换下来的,至于娘娘后背的伤,本王也托府医曹先生配了药,让人给娘娘擦拭过了,娘娘此时觉得伤口还痛吗?”

  苏樱雪活动了一下肩膀,这才发现后背的伤口,果然轻松了不少,长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多谢王爷,刚刚你和文昌说的话,本宫已经听见,能带本宫过去看一下婉儿吗?”

  元铭点了点头,转身带着苏樱雪,来到一处厢房,推开门见到一个小婢女虚弱地趴在床上。

  听见推门声,小婢女转过头来,当看见苏樱雪时,眼泪刷的一下流了出来,然后大哭了起来:

  “呜呜……娘娘,奴婢以为再也见不到娘娘了,呜呜……奴婢好担心你。都是沐凌蝶那个狐狸精陷害娘娘,要不皇上岂会将娘娘打入冷宫?都是那个该死的狐狸精……”

  元铭咳嗽一声,厉声呵斥道:

  “婉儿,你既曾是娘娘的贴身奴婢,如今又是本王的妾室,你就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小心隔墙有耳,害了本王和娘娘不说,给你自己再招来一顿板子,你的小命可就没有了。”

  元铭的话对婉儿是一种震慑,婉儿哽咽地住了嘴,苏樱雪忍不住向小婢女婉儿走去,因为她的脑海闪过一丝熟悉,可见这个小丫头倒是陪了苏樱雪很长时间,否则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不会脑海里有她的影像。

  “痛吗?都是本宫害了你,是本宫太无用了,不能保护你,你放心本宫一定会治好你的。”

  苏樱雪肯定地说着,伸手轻轻放在婉儿的后背上,顺便摸了摸婉儿的骨头,换来婉儿一声痛呼,可苏樱雪却已经心里有数,婉儿的伤她能治。

  听到苏樱雪安慰的话语,婉儿苦笑了一下,很懂事地说着:

  “娘娘,不用为奴婢再操心了,王爷已经跟奴婢交过底了,奴婢后背骨头断裂,要想医治恐怕不易,没有复原的机会了。不过借着娘娘的光,王爷待奴婢很好,他承诺奴婢可以一直住在王府,他会让人照顾奴婢的,娘娘可以放心。”

  看着懂事的婉儿,苏樱雪心中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她决定留下来照顾婉儿,用现代的医术医治婉儿,直到婉儿全愈,哪怕让渣男皇帝抓到自己,扒自己一层皮也无所谓,仗义让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勇往直前,不畏生死。

  苏樱雪坚定地说着:

  “本宫从来不打诳语,本宫说能治好婉儿,便一定可以治好婉儿的,婉儿放心。”

  苏樱雪的话,让元铭和奴婢婉儿都当成了安慰的话语,没有人将此话当真。

  “娘娘,本王本不想跟娘娘说实情,但眼下也瞒不了了,本王也就实话实说吧!其实那天婉儿被打伤之后,皇兄便派了太医过来,如府医曹先生所说一样……”

  元铭说道此处,摇了摇头。

  苏樱雪没有再争辩,安慰了婉儿几句,便与元铭走了出去。

  元铭走在前边,苏樱雪便安静地走在后边,她在想用什么办法才能留在王府,不被渣男皇帝找到,或者不会给逍遥王元铭招来麻烦。因为只有和婉儿离的近,才能方便照顾她。

  不知不觉俩人走到了书房,苏樱雪情不自禁地跟着元铭走了进去,发现里面到处都是字画,而且落款都是苏樱雪的名字。

  苏樱雪的眼中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一层雾气,她可以感受的到,曾经元铭和原主苏樱雪之间,有过很深的一段感情。

  书桌的旁边有一架古琴,精致美观,一看便价值不菲,元铭拨弄了一下,古琴发出高山流水之音,清雅的琴音绕梁回旋,让人着迷。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呆了,她没有想到她的男神元铭,如此多才多艺,声音温柔好听,长相俊美,琴都弹的如此好,展小小又泛起了花痴。

  “娘娘还记得这架琴吗?要不要来试试,还是不是如当年一般顺手?”

  元铭一曲弹完,温柔地转头询问着。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一阵心慌,因为她除了相貌与苏樱雪一样,其它全不一样,她会医术,而原主苏樱雪却会琴棋书画,这将让她如何回答?

  就展小小不知如何作答时,门“砰”的一声,被人自外面一脚踢开,惊了俩人一大跳。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