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十六章淑妃娘娘不见了

第十六章淑妃娘娘不见了

  天还未亮,“轩翠宫”里的沐凌蝶,便被她的婢女燕儿急促的喊叫声惊醒。

  “娘娘,娘娘,快醒醒,快醒醒,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沐凌蝶没有睡够,起床气很重,十分不悦,从床上坐起来,抬手给了小婢女燕儿狠狠一巴掌,怒吼道:

  “吵什么?吵什么?急着去投胎吗?你最好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本宫,否则本宫非扒你的皮不可。”

  可怜的燕儿,脸立马红肿了起来,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委屈地说着:

  “娘娘,皇上他昨天晚上睡在了冷宫里了。”

  沐凌蝶一时没反应过来,冷冷说道:

  “他爱睡哪里,便睡哪里,关本宫何事?燕儿你不会忘记我们的主子到底是谁了吧?本宫又不是千里迢迢到这大周王朝争宠来的。你可别忘记了,我们是北离国的人,我们的目的是……”

  说道这里,沐凌忽然止住了声音,再次询问着: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元祁非但没有杀苏樱雪,还和苏樱雪和好了?俩人睡在了一起?他不会是相信了苏樱雪的话了?知道本宫假怀孕的事了吧?或者开始怀疑本宫了?”

  俗话说,做贼心虚,沐凌蝶就是如此。她故作温柔地帮燕儿柔了柔脸说道:

  “对不起,燕儿,我们俩人都来自北离。在这里,本宫人生地不熟的,也只有你是本宫最信赖的人了,刚刚的确是本宫不好,不该打你,本宫刚睡醒,还以为是别的奴婢,本宫不是有意的……”

  沐凌蝶的突然道歉,燕儿受宠若惊,急忙说道:“是奴婢不好,惊了娘娘的美梦,其实娘娘不用太过着急,奴婢叫娘娘起床,是因为还有一件比皇上宿在冷宫更劲爆的事。”

  “什么事?说来听听。”

  沐凌蝶一听,立马来了精神,一边伸展手臂,让燕儿帮她穿衣,一边询问着。

  小婢女燕儿将一件衣衫,披在沐凌蝶的身上说道:

  “昨日娘娘叫奴婢找人盯着冷宫,那个人刚刚来报,说苏樱雪刚刚从冷宫出来了,身上还穿着皇上的衣衫,和小太监刘文往“锦绣阁”的方向而去。”

  “穿着皇上的衣衫?她这是打算干什么呢?”

  沐凌蝶重复着,突然眼前一亮,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询问燕儿。

  “会不会昨天晚上“干柴烈火”,皇上一时心急,撕了苏樱雪的衣衫,所以她没有了衣服穿,便穿了皇上的衣服,打算到“锦绣阁”找衣服穿呢?

  燕儿将自己心里想的答案,说了一遍。

  沐凌蝶摇了摇头,很肯定地说道:

  “绝无可能,按正常的思维,就算是皇上真的再次宠幸了苏樱雪,那皇上他也会派别人去帮苏樱雪取衣服,而不是苏樱雪自己去取衣服。因为这样,肯定会引起后宫非议,如此不光丢了苏樱雪的脸,皇上的脸面,也势必不好看。所以本宫认为,苏樱雪她绝对有问题,你立刻派人跟着苏樱雪,一旦发现什么,立刻前来报给本宫。”

  听到沐凌蝶的吩咐,燕儿领命退去,沐凌蝶则懒洋洋地躺在躺椅上,眼神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

  而苏樱雪则由小太监刘文领着,向“锦绣阁”的方向而去,路边不断有宫女指指点点,更有几位不知名分的嫔妃,向苏樱雪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切,你们眼中的男神,可不是我苏樱雪心中的男神,永别了,恶心的皇宫,永别了渣男皇帝,永别了各位想争宠的嫔妃们,我苏樱雪退出,你们使劲争吧!”

  苏樱雪忍不住心中的兴奋,心里默默说着。

  可就在苏樱雪与刘文打算穿过一个荷花池时,对面走过来一个窈窕且雍容华贵的女人,和一个小宫女,迎面向苏樱雪这边走来。

  “她是谁?”

  苏樱雪低声询问着她身边的小太监刘文,刘文轻声道说道:

  “娘娘难道忘记了吗?这位是丞相刘昊瑜的嫡女刘芯,当今的贵妃娘娘,当初娘娘失忆之前,她可是与娘娘你最亲密的。你们俩人时常在一起的”。

  “哦?”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努力在脑海里找寻,还真在原主的脑海发现里发现了贵妃刘芯的点滴记忆,因为以前刘芯几乎每天都会去苏樱雪的“锦绣阁”报道,所以想不记得都难。

  “难道皇宫这种地方,真的有所谓的姐妹情?我还是小心为妙的好。”

  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心里想着。

  就在展小小胡思乱想的时候,贵妃刘芯便走到了近前。

  “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

  小太监刘文急忙向她行礼道。

  “起来吧!”

  贵妃刘芯斜眼瞄了一眼刘文,目光清冷地说了一句,显然没有将刘文放在眼里。

  等刘芯再转头看向苏樱雪时,却显得热情似火的有些过头。

  “哎呦!妹妹,你可受苦了,姐姐自从妹妹进了冷宫之后,便茶不思饭不想的,这心里啊!总是七上八下的。如今看妹妹这装扮,看来皇上又宠幸了妹妹,姐姐可真为妹妹高兴啊!”

  贵妃刘芯一边说着,一边拉过了苏樱雪的手臂,不知道为什么?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总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她不动声色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说道:

  “原来是贵妃姐姐啊!别来无恙,只是今天妹妹我还有点急事,不便陪姐姐在这里聊天。皇上还等着妹妹换完衣服,将衣服还给他呢!咱们就此别过,有空再聊,嘿嘿……。”

  苏樱雪的意思是,找个借口,赶紧离开,以防皇上元祁醒了,她想溜走都难,所以越早离开越好,并没有别的意思。

  可这话,听在贵妃刘芯的耳朵里,那绝对是赤裸裸的炫耀,炫耀皇上对她苏樱雪的恩宠,炫耀皇上一刻也离不开她。

  贵妃刘颖脸色瞬间煞白,手心紧握,指甲戳破手心,朝她的婢女使了一个眼色。

  就在苏樱雪越过贵妃刘芯,打算过去的时候,刘芯身边的贴身奴婢名字叫珍儿,突然伸出腿,绊了苏樱雪一下。

  苏樱雪早有防备,但却故意踉跄一下。

  “妹妹小心……”

  就在此时,刘芯急忙做打算拉苏樱雪的样子,却向苏樱雪狠推了一把,本意打算借此机会将苏樱推入水里。

  苏樱雪眼疾手快,向旁边一闪。贵妃刘芯便朝着池子里扑去。

  “贵妃娘娘小心…”

  刘芯的婢女珍儿,一见,急忙打算伸手去拉刘芯,以防她跌入水中。

  苏樱雪却故意伸腿绊了她一下,

  珍儿便向贵妃刘芯倒了过去,结果主仆二人双双跌落水里,在水里拼命挣扎着。

  “哎呦!姐姐,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吓死本宫了,快来人呢……贵妃娘娘落水了……”

  苏樱雪站在池边,一脸无辜,捂着自己胸口,连连后退之后,又呼喊了起来。

  小太监刘文此时也是惊慌大喊起来:

  “来人呢!快来人呢!贵妃娘娘掉水里了…”

  一时间场面混乱,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落入水里的贵妃刘芯身上,更有不少人“噗通,噗通”跳入水里,向刘芯游去。

  苏樱雪左右看了又看,见没有人再注意到她,心想,此时不走,等待何时,便急忙向远处偷偷溜去。

  而冷宫里的元祁,躺着床,感觉后脑一阵疼痛,他动了动,却感觉身上沉甸甸的。

  “云游,云游……”

  元祁迷迷糊糊地喊了俩声。

  云游在门外着急地等待着,不时地看着外面的天,天已经亮了,可元祁却还没有出来。

  要不是淑妃娘娘苏樱雪临走时,特别叮咛说皇上折腾了一晚上太累了,吩咐不让他进去打扰,他早想闯进去,将皇上元祁给叫起来,因为早朝时间已到了。

  就在此时,屋内传来元祁的呼唤声,云游急忙推门走了进去。

  可云游进去以后,左右看了看,竟然没有看见皇上元祁,便悄声呼唤着:

  “皇上,皇上,你在哪里?卑职进来了。”

  元祁这才清醒了过来,他环顾四周,却见自己被破碎床木板压在身下,怪不得他觉得身上沉重的佷呢!

  “朕在这里,还不赶紧过来将朕身上的木板移开……”

  元祁伸了伸手,咬牙说着。

  云游顺着声音找了过去,见皇上元祁身上还压着俩块木板,急忙将木板移开,将元祁拉了上来,却忍不住笑出声,打趣道:

  “哈哈,皇上你和淑妃娘娘昨晚这战况也太激烈了吧!连床都被你们折腾塌了,哈哈……”

  “笑什么笑?再笑一声,朕杀了你,你信吗?”

  元祁的声音透着隐隐不悦。云游急忙闭上了嘴巴!

  元祁想整理一下衣服,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外套不见了,只剩一件亵衣。

  “这是怎么回事?朕的衣服呢?苏樱雪那个该死的女人呢?”

  元祁想起昨晚的种种,恨得咬牙切齿地连问三个问题。

  云游的脑袋上出现了三条黑杠,不解地询问着:

  “皇上难道忘记了?昨天晚上,御膳房刘嬷嬷说,淑妃娘娘大闹了御膳房,然后皇上便跑到冷宫来兴师问罪来了,可不曾,皇上来了之后,便与淑妃娘娘……”

  云游说道最后,便没了声音,因为他发现元祁身上的寒意很重,在动怒的边缘。

  “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元祁冷冷地询问着,他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那个该死的女人,嘲讽的笑容,故意表现暧昧的样子,还有他最后的昏迷,也都是拜那个该死的女人所赐,元祁的拳头握的咯咯响。

  云游战战兢兢地接着说道:

  “淑……淑妃说,皇上累了一晚上,睡着了。她说你恩准她穿着皇上你的衣服,去“锦绣阁”换件衣服,为此皇上还特意将那块金龙玉佩给了淑妃娘娘以做凭证,也为了便于行事。”

  “你这该死的奴才,还不赶紧去将那该死的苏樱雪,给朕抓回来?朕要扒了她的皮……”

  元祁怒吼着。

  云游不明所以,淑妃娘娘不是说她与皇上激情似火,欲罢不能,昼夜不息,干柴烈火吗?可看皇上的样子,分明就是欲求不满嘛!可看见皇上元祁愤怒的样子,只能点头说:

  “是。”

  就在云游打算退出房间时,小太监刘文跑了进来,大喊道:

  “皇上,皇上,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贵妃娘娘掉水里了,淑妃娘娘也不见了……”

  “什么?”

  元祁惊叫一声,不顾身上没有穿外套,便向冷宫外冲去。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