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十四章敢作敢当

第十四章敢作敢当

  立冬之后的子夜,月光朦胧,空气骤冷,给人丝丝寒意,就在所有人都进入梦乡的时候,却有一群人,押解着一个老妇人,浩浩荡荡地往冷宫的方向而去。

  元祁虽然不相信那张纸条是苏樱雪所写,可是刘嬷嬷信誓旦旦,也不像是说慌的人。

  对比这几天苏樱雪对他的态度,元祁心中的天枰倒向了刘嬷嬷,但他为了公平起见,还是决定,带着刘嬷嬷来找苏樱雪对质一下。

  苏樱雪高兴过后,看了看外面的天还早,便决定和衣而睡,因为她被打入冷宫,也没有多余的衣服可以给她换洗,后背伤口依旧疼痛着,该死的渣男元祁将元铭给的药,摔了,她没有药好擦,经过这一番折腾,苏樱雪后背伤口又开始渗血。

  就在此时,外面火把将整个冷宫照的通亮,苏樱雪顺着窗户看去,借着着火把的光,苏樱雪看到了一张铁青的脸。

  “皇上驾到……”

  随着小太监刘文尖锐的嗓子,喊了一声,本来还有着丝丝困意的苏樱雪,猛然间清醒了过来。

  “泥马,不会来的这么快吧!好歹也要等到天亮,再来兴师问罪吧!是不是你那十个嫔妃伺候的不好,欲求不满,来冷宫找刺激来了?”

  穿越成苏樱雪展小小心砰砰直跳,嘴上小声骂着。

  虽然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大闹了御膳房,也写下了苏樱雪的名字,可此时,她真的有点怕元祁。

  因为元祁是个渣男,嘴皮一碰,那不是要命,就是要挨板子的,后背的伤口到现在还没有妥善处理,如果再挨一顿板子,后果不堪设想。只是当时头脑一热,加上心里对元祁有气,便不管不顾了,眼下该怎么办?

  元祁等人在外面等了许久,不见苏樱雪出来接驾,云游只好走上前拍了拍门喊道:

  “娘娘,娘娘,皇上来了,请你出来接驾。”

  就在此时,只听门内苏樱雪柔声细语地说着:

  “皇上深夜到此,不会是想念妾身睡不着了吧!妾身今日身体不适,恐怕伺候不了皇上。”

  元祁脸色更加难看,阴冷地喊了一声:

  “带上来……”

  这时冷宫里传来一阵老妇人的磕头声,和求饶声: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老奴请娘娘看在老奴年老体弱的面子上,如娘娘所说,一人做事一人当。皇上说那张纸条是老奴冤枉了娘娘,让老奴来找娘娘对质,求娘娘实话实说,老奴给娘娘磕头了……”

  一声又一声“砰砰砰”的磕头声音,让苏樱雪的心软了下来,她急忙喊了一声:

  “别磕了,没错,偷吃皇上御膳,写下名字,都是我苏樱雪所干,我苏樱雪,明人不做暗事,敢做敢当,不像某些渣男,竟做小人行径。”

  “苏……樱……雪,你很好……”

  元祁的拳头紧握,发出“咯咯”的声音,云游等人额头冒出了冷汗,这淑妃娘娘这是在找死啊!

  谁知还有更让元祁生气的,就在元祁话音刚落,只听房间里又冒出一个声音来:

  “谢皇上夸奖,小女子无才无德,受不起“很好”俩字,皇上若无其它的事,便请回吧!本宫身体不适,今晚就不留宿了。”

  小太监刘文擦了擦额头冷汗,看了一眼元祁如冰川般的脸,尖声说着:

  “我的娘娘啊!你少说两句吧!还不赶紧出来向皇上道歉,求皇上原谅你,今晚皇上可不是想留宿在此处的啊!……”

  就在刘文还没有说完,元祁阴冷地声音已经传了出来:

  “来人,将门给朕撞开,将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给朕拉出来…”

  “是。”

  震耳欲聋的喊声之后,苏樱雪本来就背对着门,顶着门。她明显感觉门要被推开了,情理之中,只听苏樱雪大喊一声:

  “谁敢进来,本宫没穿衣服。”

  一声大喊之后,门外归了平静。因为苏樱雪再如何不受宠,只要元祁没有废了她的封号,将她赶出皇宫,那么她还是皇上的女人,没有人敢亵渎她。

  “好,很好,朕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你尽快穿上衣服,自己出来,否则别怪朕不客气。”

  元祁面无表情咬牙切齿地说着。

  谁知苏樱雪却用前所未有的温柔声音说道:

  “皇上,臣妾衣衫破损,恐怕穿不上了,臣妾倒有一个建议,皇上可愿意一听?”

  “说来听听……”

  元祁感觉自己快要失去理智,他有种预感,苏樱雪绝对是故意的,但还是冷冷地说着。

  “皇上现在应该下旨废了本宫封号,让人进来将本宫拖出去暴打一顿,赶出宫外,任本宫自生自灭。如此就算本宫被看光了,也不会丢了皇上你的脸,不是吗?”

  苏樱雪不怕死地说着,她在赌皇上都喜欢自以为是,不想让人看穿心事。

  果然,元祁冷冷说道:

  “朕凭什么听你的?你越想离开,朕偏不让你走,朕要让你死也要死在宫里。”

  元祁说完,突然走到门边,一脚踹向了苏樱雪房间的门,他大喊一声:

  “朕倒要看看你到底是真没穿衣服,还是……”

  就在此时,苏樱雪却猛地打开了门,元祁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被晃了一下,“咚”一声,一头栽进了屋内硬邦邦的地板上。

  云游等人惊呼一声:

  “皇上……”

  刚扑到门边,门便被苏樱雪“砰”的一声关上了,云游等人被挡在了外面,接着便听苏樱雪阴阳怪气地说着:

  “你们想进来,随时可以进来,只是本宫衣衫破损,没有衣服穿,辱没了本宫事小,但皇上的脸一样没地方搁,因为本宫是皇上的女人,你们自己掂量办,你说是吧皇上?。”

  苏樱雪说道最后,还故意反问着趴在地上的皇帝元祁,外面瞬间安静了下来,房间的气氛却开始紧张了起来。

  元祁从地上爬起来,瞬间如闪电一般掐住苏樱雪的咽喉,咬牙切齿地说着:

  “信不信朕现在便可以杀了你……”

  苏樱雪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拼命挣扎着,可元祁真的生气了,他死死掐住,没有松手的意思,也许是苏樱雪挣扎的太过厉害,竟然将衣服上一个扣子给扯掉了,接着一大片美好春光,便出现在元祁的眼前。

  元祁忍不住看了一眼苏樱雪。

  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樱桃般的嘴唇,俊美无比的脸型,头上简单的装扮,没有任何配饰,衣衫半解,香肩外露,容颜娇艳妩媚,整个人如同盛开的牡丹,妖艳欲滴,引人犯罪。

  与以往的苏樱雪形象大不相同,与沐凌蝶的妩媚有待一拼,但比沐凌蝶多了一丝雍容柔美,妩媚中带着一丝百合的清新。

  不知道为什么?元祁竟然一阵心慌,就像情窦初开的小伙一般,猛地松开了苏樱雪,恶毒地说了一句:

  “赶紧整理一下衣服。别脏了朕的眼睛。”

  苏樱雪这时,仔细地看了一眼元祁,元祁今日没有穿龙袍,一袭浅色衣衫,腰系玉带,上面挂着一块碧绿色的玉佩,脸简直可以说俊美无双,巧夺天工,让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不得不好奇,先帝到底是怎样一个美男子,才能生出元祁和元铭这俩个如此好看的美男来。

  只是此时,元祁脸色红润,嘴角有些红肿,也许是刚刚摔倒所致,元祁的手本就受伤,此时更是滴答滴答地流着血。

  见苏樱雪一直在看他,元祁不耐烦地又说了一遍:

  “水性杨花的女人,还不赶紧将衣服穿上?你别以为这样便可以勾引朕,没用。朕早就厌弃了你。”

  元祁无情的话语,让花痴般的展小小再次回到了现实。她故意柔声说道:

  “皇上如此讨厌臣妾,何不下旨废了臣妾?因为臣妾一样看到皇上便觉得恶心……”

  “你……”元祁指着苏樱雪,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就在此时云游在外面询问着:

  “皇上你没事吧?”

  “来……”

  元祁刚想喊人进来,谁知就在此时,苏樱雪却突然垫着脚,凑近了元祁的嘴巴边,开始帮元祁吹着嘴巴上的伤口。

  元祁一时有点懵,刚刚还说自己恶心,怎么又如此暧昧起来了,他一阵心慌,咽了一口唾液,一把推开苏樱雪,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想……想……干……干什么呢?”

  苏樱雪一脸无辜,柔情似水地说着:

  “臣妾见皇上嘴角有伤,看着心痛,帮皇上吹吹,臣妾有错吗?”

  “你……不用了……”

  元祁结巴着,将脸转向一旁。

  而在门外着急等待的云游,见房间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便再一次喊道:

  “皇上,你还好吧?要不要卑职进去?”

  就在元祁刚想说话的时候,只见苏樱雪又拉起他的手,温柔地说道:

  “皇上怎么受伤了?臣妾心好痛,就让臣妾帮皇上包扎一下吧!”

  元祁只见苏樱雪从自己本就破旧不堪的衣衫上撕下一缕布条,细心地帮他包扎了一下手心。

  苏樱雪的这一举动,着实让元祁吃惊。因为刚刚那么多嫔妃,包括沐凌蝶在内,没有一个人为他包扎伤口,苏樱雪是第一个看见他手受伤的嫔妃。这一刻元祁心中有着一丝动容。

  但他很快心中自我安慰道,也许刚刚自己震怒,他的嫔妃们,都害怕自己,不敢出声罢了。

  就在此时,云游第三次敲门说道:

  “对不起皇上,如果你再不出声,卑职可就要带人闯进去了,卑职担心皇上……”

  “不……不用,朕没事。你们在外面候着。”

  元祁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突然不想让人看见苏樱雪此时衣衫不整的样子,所以他急忙回答着。

  “是。”

  云游答应一声,退至一旁。

  “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朕不相信你会前后反差如此之大?”

  元祁逼近苏樱雪询问着。

  苏樱雪后退着,后背抵到了墙壁,再无退路。

  伤口让苏樱雪发出一声痛苦地呻吟,元祁有些动容,他张了张嘴,想询问一下她的伤口是不是还没有好,可不曾想,他还没有问,苏樱雪已经再一次凑近了元祁的耳边,柔声细语地说道:

  “皇上想知道原因吗?”

  俩人离的很近,近的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元祁结巴又好奇地询问着:

  “什……什么原因?”

  “因为臣妾就是想让皇上觉得臣妾没有危险,让云游他们觉得臣妾与皇上关系暧昧,如此,臣妾才可以下手对付皇上,好离开你这个渣男……”

  苏樱雪的声音几乎柔出水来了,元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他反应过来,想要大怒时,苏樱雪已经手持一根银针向元祁项后枕骨下两筋中间,风池穴上刺去…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