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二十七章元祁入局

第二十七章元祁入局

  面对贵妃刘芯的一再请求,元祁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喊了一声:

  “不用了,淑妃娘娘自由她宫里的下人照看着,便不劳爱妃的手了。”

  元祁私心里想保护苏樱雪,毕竟苏樱雪还没有苏醒,虽然贵妃刘芯信誓旦旦但,还没有调查清楚,她终是脱不了嫌疑不是吗?

  贵妃刘芯虽心有不甘,可在元祁打探的眼神之下,不得不扣头离开,但当看见云游带着侍卫吕新进来的时候,贵妃刘芯的嘴角微翘,眼中一闪而过诡异之光。

  云游进去之后,便顺手关上了御书房的门,元祁清冷地扫了吕新一眼,冷冷询问着:

  “调查结果怎么样?到底都有谁去过冷宫?有哪些人接触过苏樱雪?”

  吕新急忙跪地给元祁扣头行了大礼说道:

  “回禀皇上,淑妃娘娘先前失宠,所以很少与人接触,就连宫里的下人也不曾到过冷宫。除了洒扫的宫人曾经在冷宫外逗留过,再就有前去送饭的宫女去过。另外还有云大人带着太医前去给淑妃娘娘看过伤……”

  吕新说道这里,元祁如剑般的眼神在云游处转了一下,云游急忙跪倒在地求饶道:

  “皇上明鉴!卑职什么也没干,卑职与娘娘无冤无仇不可能害娘娘,请皇上明察。”

  云游惊吓的汗珠随着额头淌了下来,元祁突然询问着:

  “太医是自己给她看到伤,还是你在的情况下?”

  云游急忙回答着:“回禀皇上,是这样的,卑职知道娘娘是为皇上受的伤,所以卑职太医胡月明为皇上看完伤后,便自作主张请他给娘娘看了看伤,全程卑职没有离开过,知道胡月明胡太医说娘娘无生命危险,卑职才与他一起离开的。卑职担心皇上安危,便没有再离开皇上身边。”

  元祁不知道为什么,一阵恼火,将手里一支笔砸向云游怒斥着:

  “你是越来越不会办事了,你明知道淑妃娘娘是为朕受伤为什么就不能让她待在“锦绣阁”里?还让她住冷宫那种不利于伤势恢复的地方?”

  云游摸了摸疼痛的额头,一脸委屈,心想,还不是你把娘娘打入冷宫的吗?可他却不敢犟嘴,只能认错说道:

  “是,都是卑职的错。不过当时卑职想给淑妃娘娘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来,只是珍妃娘娘阻止了卑职。”

  “珍妃?”

  元祁深邃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异色,吐出俩字。

  “是,当时珍妃娘娘说,皇上遇刺之前便将淑妃娘娘打入了冷宫,淑妃娘娘私自跑出去了,本应该罪上加罪,可是她为皇上挡了一剑,也算功过相抵。至于让不让淑妃娘娘出冷宫,理应由皇上说了算,我们不应该替皇上做主,所以卑职也无话可说。”

  云游实话实说着。

  元祁点了点头,冷冷说了一声:“理由很充分。”

  话虽如此,可元祁心中却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厌恶之色。

  “吕新,那个洒扫的宫人和送饭的小宫女可有好好拷问一番?”

  元祁片刻之后询问着。

  吕新接着说道:

  “回禀皇上,两人被打的皮开肉绽,可是却都说没有害淑妃娘娘,只是从俩人口中得知还有一人也从曾去过冷宫,与贵妃娘娘一前一后。”

  “哦?说来听听。”

  元祁眼神更加阴沉了起来,冷冷说着。语气虽然平淡,却蕴含着杀机。

  “珍妃娘娘。”

  吕新小心翼翼地说着。看着元祁乌云密布的脸,有些心惊胆战,因为谁都知道沐凌碟是皇上元祁的最爱。

  “又是珍妃娘娘。看来珍妃娘娘她为朕做了不少事情啊!”

  元祁眼神中泛着一双让人看不透神情的眼睛。

  “难道皇上怀疑珍妃娘娘?”

  云游上前试探地询问着,元祁扫了一眼云游,不愿意承认地说道:

  “谁说的?朕怎么可能怀疑朕的爱妃?朕会找她问清楚。”

  元祁对沐凌碟的感情是真的,因为他坚信沐凌碟是爱他的,所以即使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沐凌碟,他也想求证一下。

  元祁说完向吕新摆了摆手,吩咐他继续追查,便起身向御书房外走去。云游也急忙跟了上去。

  而沐凌碟的轩翠宫里,沐凌碟听着贴身婢女燕儿的禀报,嘴角微翘,冷冷说道:

  “这贵妃刘芯,真是一个废物,竟然连一个半死的苏樱雪都杀不了,本宫真应该亲自动手,早点了结了她。”

  “那娘娘现在应该怎么办?需要奴婢去杀了那个只剩一口气的苏樱雪吗?”

  婢女燕儿急忙询问着。

  苏樱雪急忙摇了摇头说道:

  “如果本宫没有猜错的话,贵妃刘芯那个废物,现在应该想方设法地将这盆脏水泼到本宫的身上了吧!”

  燕儿一听,焦急地询问着:

  “那娘娘还不赶紧想个对策?这万一皇上信了怎么办?”

  沐凌碟不慌不忙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指甲说道:

  “能怎么办,自然是帮她一把了。”

  “帮她一把?怎么帮?”燕儿询问着。

  沐凌碟勾了勾手指,燕儿凑上了前,刚说了几句话,便伴随着一声:

  “皇上驾到”的小太监刘文尖叫声,响了起来。

  沐凌碟点了点头,燕儿心领神会地走了出去。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臣妾拜见皇上,臣妾刚想去找皇上,皇上便来了,是不是说明皇上与臣妾心灵相通?”

  沐凌碟娇笑连连,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询问着。

  因为对沐凌碟有所怀疑,所以元祁语气有点冷,询问着:

  “爱妃找朕有事?”

  沐凌碟急忙伏地说道:

  “臣妾是打算向皇上请罪的,都是臣妾的错,臣妾对不起淑妃娘娘。”

  “哦?说说看爱妃都做了什么?”

  沐凌碟主动认错这倒是元祁始料未及的,故而询问着。

  “臣妾错了,臣妾明知道淑妃姐姐受了伤,还坚持让淑妃姐姐住在冷宫,都是臣妾的错,如果不是臣妾建议云游将淑妃姐姐安置在冷宫了,淑妃姐姐也不会出事,臣妾心中有愧。虽然姐姐曾经将臣妾推入水里,导致臣妾与皇上的子嗣滑落,臣妾也恨姐姐。但臣妾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姐姐死,何况姐姐还为皇上受过伤,皇上是臣妾最爱的人,为了皇上,臣妾也已经不恨姐姐了,所以……所以……”

  沐凌碟一副真诚的样子说着,仿佛她多么大度似的,虽然道着歉,可却让人听不出她错在哪里?元祁有些呆愣,这些云游都已经对他说了,他要的不是这个答案。

  便冷冷询问着:

  “所以什么?”

  “所以臣妾想求皇上饶过将军府里的众人,姐姐如今也不知道能不能醒过了,不过臣妾希望姐姐能快点醒过来,指认凶手,别让凶手逍遥法外。要不会整的整个后宫人心惶惶的,因为这个贼人实在歹毒了,皇上你说是吗?。”

  沐凌碟这一出戏,倒真把元祁给整蒙了,如果真是沐凌碟,她不可能关系将军府里的人死活,看着沐凌碟毫无闪烁的眼睛,元祁感觉自己有些卑鄙,他的爱妃如此善良怎么可能是害苏樱雪的人呢?元祁宁愿相信是别人。

  想到这里,元祁双手相扶,询问道:

  “爱妃此话当真?你真的打算让朕放了将军府里的人?你真的不恨淑妃了?她可是害我们皇儿的女人,就连朕都没有如此大度。”

  元祁试探地询问着。

  沐凌碟如听话的小猫一般,依偎在元祁身上,柔声说道:

  “皇上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臣妾释怀了,臣妾与皇上都还年轻,还会有自己的孩子的,但皇上在臣妾心中却是独一无二的,臣妾只要皇上。”

  温柔的声音,摄人魂魄的眼睛,如蛇一般柔弱无骨的身体,让元祁心中的最后一丝理智被情欲占据,亦让元祁无法自持。

  他沉闷地喊了一声:

  “云游去盯着苏樱雪那边,如果她醒过来,立刻前来禀报。”

  终于房间安静了下来,随着床榻上沐凌碟的娇躯附上,元祁再也忍不住,房间里只剩下男子粗重的喘息声和塌上女子的娇羞的笑声。

  只是无人知道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