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十二章你们谁爱朕

第十二章你们谁爱朕

  深夜,元祁的“龙霄殿”内,灯火通明,歌舞升平,不时从里面传出嘤咛的声音,宛如夜莺般婉转动听,引人遐想。

  “皇上,难得想起妾身,来喝一杯。”

  “皇上,今晚就让妾身好好服侍你。”

  “皇上舒服吗?累了吧!要不我们去床上?”

  “皇上,臣妾这亵衣,可是精心为伺候皇上而准备的,漂亮吗?”

  ……

  一句又一句婉转动听的温柔话语,酥了男子的骨头,按理说,元祁应该是抱着美人上床才是,可是元祁却手里拦着美人,一杯又一杯地喝着手里的酒。

  不知道为什么?苏樱雪的话,就像魔咒一般,在元祁脑海里转,让他心烦:

  “皇上,你也挺可怜,连个真心爱你的人都没有,你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对你好,那只不过是因为你是皇上,你有什么好嚣张的……”

  此时的元祁喝的醉眼朦胧,他眯着眼睛,看向周围,围着他的妃子,竟然在她们的脸上看到了如苏樱雪般讽刺的笑容。

  元祁瞬间震怒,将手里的酒杯捏了一个粉碎,砸了房间里能砸的所有东西,

  那些嫔妃惊慌尖叫着,赶紧披上了自己身上已脱的半露的衣衫。

  云游在外面听到房间有动静,急忙带着人冲进了房间,惊恐万状地询问着:

  “皇上,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皇上你的手怎么受伤了?来人,快传太医……”

  云游惊恐大叫,可元祁却跌跌撞撞推开云游,脸色铁青,走到一个嫔妃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咽喉,阴冷地声音,断断续续地询问着:

  “你……你……爱朕吗?”

  那个嫔妃瞬间呼吸困难,惊慌失措般挣扎着,从快要窒息的嗓子里发出一个字来:

  “爱。”

  元祁较真地咬牙切齿地询问着:

  “如……如果朕不是皇上,你……你还会爱朕吗?”

  “臣……臣妾不懂,皇上本来就是九五至尊,怎么可能不是皇上?”

  话音刚落,便被元祁一把摔在了地上,如利剑一般的眸子,扫向四周,如同地狱般的声音,扬声醉言醉语地询问着:

  “一……一个……一个给朕说一下,你们到底爱朕哪一点?朕……朕要听实话”。

  云游皱了皱眉,不知道皇上今晚怎么了?这是闹得哪一出?

  嫔妃们一个一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知道怎么就惹皇帝生气了?刚刚不是还都好好的吗?

  “许……许美人,就……就从你……你先说,你喜欢朕哪……哪一点?”

  元祁醉醺醺地走到了一个美人面前,用手抬起美人的下巴,不带一丝感情地冷冷询问着。

  许美人跪在地上,被强行托起下巴,眼里含泪,泪眼汪汪,我见犹怜,抽抽噎噎地说着:

  “皇……皇上,高……高大英俊,勤政爱民,是一个好皇帝,臣妾仰慕皇上……”

  可怜的她,还没有说完,便被元祁摔倒在地,又摇摇晃晃走到一个美人面前,直接用脚踢了踢她,咬牙询问着:

  “张……张贵人,你……你喜欢朕什么呢?”

  张贵人一样眼眶红红的,眼中蓄满泪水,用随身带的锦帕,拭着眼角委屈的泪水,战战兢兢地说着:

  “皇上宽以待民,又受万民敬仰,加上皇上长相俊美,年轻有为,让臣妾的心如小鹿乱撞,臣妾爱着皇上。”

  就在此时,有人禀报,太医来了,气氛才算缓解了一些,云游扶着元祁坐下,这次元祁没有为难张贵人,让太医给他包扎着,一边朝一旁的刘昭仪努了努嘴,示意她接着说。

  刘昭仪环顾四周,见有这么多人,有些难为情,便羞涩地说道:

  “皇上,臣妾一会私下与皇上说行吗?”

  元祁立马震怒,将太医推到一旁怒道:“难道爱朕还怕人不成?下一位……”

  郑婕妤一见张贵人说完,皇上没有震怒,看来说好听的话,准没错,于是壮了壮胆子说道:

  “臣妾从小便喜欢皇上,那时候,皇上还是太子,身份尊贵,那么高高在上,臣妾的心宛如小鹿乱撞。就妄想着有一天能当上太子妃。如今皇上贵为天子,更让臣妾喜欢,皇上永远都那么高高在上。”

  元祁一听,更是怒火中烧,苏樱雪说的没错,所有人喜欢他,都是因为他的身份,不是真正的爱他。

  如此很有可能,有一天会背叛他,会给他带绿帽子,元祁越想越气,大吼一声:

  “滚……都给朕滚……滚……”

  一声又一声惊骇万分的吼声,包括太医在内的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地跑出了“灵霄殿”。

  原地只剩下了不怕死的云游,他摇了摇头,开始小心翼翼地收拾着地上的碎片,不明白皇上今晚上,这到底抽的什么风?

  元祁手上的血,滴答滴答向下流淌,他浑然不觉,只听他自言自语地说着:

  “是不是世间真的没有人真心爱朕?”

  云游刚想回答,有一个人比他更快地回答了云祁的话:

  “皇上说什么呢?臣妾就爱皇上,爱得如痴如醉,怎么能说没有人爱皇上你呢?”

  元祁抬头看去,只见沐凌蝶身穿浅粉色薄纱,头戴蝴蝶珠钗,貌美如花,肤白如玉,嘴唇红润性感,地向元祁这边缓缓走来,只消一眼便让人自此沉迷。

  云游一见,识相地退出了“龙霄殿”。

  沐凌蝶知道,元祁并没有杀苏樱雪,相反苏子岩在战场上旗开得胜又赢了一局,北离国国主朱炎,让人飞哥传书给沐凌蝶,让她尽快让大周王朝内乱,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做不到,便会将她千刀万剐,沐凌蝶没有多少时间了。

  所以她必须另想它法,要么直接杀了皇上元祁,要么就让元祁杀了苏樱雪,逼苏子岩造反。

  如今得到消息,元祁招了十个嫔妃侍寝,她就在想,怎么样能让元祁再原谅她,将她当成手心里的宝,好有机会做手脚。

  来到“龙霄殿”门口,又见皇上将人都赶出来了,经过询问,沐凌蝶联想到白天的事,聪明的沐凌蝶,很快便知道了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原来元祁想找一份真爱。

  想到这里,沐凌蝶便走了进来,在元祁自言自语地时候插上了一句。

  元祁此时还带着怒气,便十分不悦地说着:

  “爱妃来干什么?”

  如此一问,却见沐凌蝶长长睫毛之上,立刻挂满了泪水,如出水芙蓉般的脸庞,满是委屈的样子,泪水如洪水泛滥:

  “呜呜……皇上不爱妾身了,妾身对皇上的思念就像魔怔了一般,见不到皇上,臣妾便食不下咽,可是皇上却不愿意见臣妾,还不如让臣妾死了的好呢,省得惹皇帝心烦,呜呜……”

  沐凌蝶说着,将头上那只蝴蝶珠钗拿下来,开始往自己胸口上扎,她的贴身奴婢燕儿,眼疾手快,急忙一边拦截着,一边苦苦哀求着:

  “皇上,你快劝劝娘娘吧!娘娘她是真心爱你的,下午娘娘亲手为皇上准备的满满一桌子饭菜,想等皇上来一起吃,可皇上来了之后,便莫名其妙同娘娘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娘娘很伤心,她到现在还一口饭没吃呢!呜呜……皇上,娘娘她刚刚还让御膳房给皇上你做了鸡汤,她说皇上心情不好,没吃饭,一会肯定会饿,娘娘她一心为皇上,求求皇上可怜可怜我家娘娘对皇上的一片真心吧!”

  主仆二人都是演戏的好手,听燕儿如此一说,元祁醉醺醺地走上前,将那只蝴蝶珠钗抓到手里,将沐凌蝶拦到了自己怀里说道:

  “爱……爱妃,这奴婢说的可是真的?”

  沐凌蝶急忙用锦帕掩面,擦了擦不算太多的泪水,哽咽着说道:

  “皇……皇上……不要听她胡说,臣妾爱皇上是心甘情愿的,并不求皇上同情与回报,臣妾早就说过了,臣妾不怕与众多姐妹分享皇上,只怕臣妾失去了远远瞻仰皇上的机会,呜呜……皇上,你可以不爱臣妾,但请皇上能让臣妾远远看着你,臣妾便知足了。”

  元祁沐凌蝶哭的伤心欲绝,元祁有些动容,便柔声说道:

  “爱妃别哭了,朕也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会……”

  沐凌蝶急忙捂住了元祁的嘴,说道:“皇上什么也别说,请听臣妾说……”

  元祁点了点头,沐凌蝶动情地说着:“皇上可曾记得与臣妾的第一次相遇吗?”

  元祁再一次点了点头,沐凌蝶柔声妩媚地说道:

  当年臣妾家里贫穷,被父母卖去“水月楼”,但臣妾洁身自爱,坚持卖艺不卖身。由于臣妾貌美如花,终是被人惦记上了。有一天臣妾差点被人轻薄,是皇上及时赶到,救了妾身。那时候妾身还不知道皇上的身份。以为是天神下凡来救臣妾的,那一刻臣妾便丢了心。

  当时臣妾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皇上便命人买了皇上手里的这支蝴蝶珠钗,插入臣妾发中,帮臣妾整理了一下衣衫,告诉“水月楼”的妈妈,你要将臣妾买下了,说任何人不得逼臣妾卖身,除非臣妾自愿,然后便匆匆离去了。

  皇上可知道臣妾怎么想的吗?臣妾当时就想如果能做皇上的女人,臣妾一生便足了。哪怕皇上是路边的乞丐,臣妾也甘之如饴。因为皇上在臣妾心中是那么好大,宛如一棵参天大树,为臣妾遮风挡雨……

  一句又一句感人至深的话语,让一直想寻一份真爱的元祁,彻底沦陷,他将沐凌蝶紧紧拥抱在怀里,难以分辨沐凌碟的话的真假,更不会思索话里的语病,就算她当时不知道元祁的身份,也该知道,有随从,又有钱为沐凌碟赎身,便不可能是乞丐,但喝醉了,又被沐凌碟迷了心的元祁,却分辨不出,还很感动地说道:

  “朕……朕终拥有天下女人,却……却远不及爱妃的一片真心,朕……朕决定了,朕要把天下间最好的都给爱妃。朕要封爱妃为皇后,给爱妃至高无上的权利。”

  “皇上此话当时真?”

  沐凌蝶惊问道。

  沐凌蝶今天来,只是为了让元祁与她和好,重新给元祁种下一个好印象,却不想竟然有意外的收获。

  元祁登基以来,虽然后宫女人众多,但却迟迟没有立后,他一直在等一个他真心所爱的人。如今他觉得沐凌蝶就是他要找的那个女人。只是他却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其实是一直想要他命的女人,也是想要他大周王朝的女人。

  “朕……”

  元祁刚想说朕说过的话,当然算数,一言九鼎,便听门外传来小太监刘文扯着嗓子大喊着:

  “皇上,御膳房掌事,刘嬷嬷求见皇上,说有急事求见皇上……”

  “让……让她进来……嗝……”

  元祁打了个酒嗝说道。

  沐凌碟阴森森的眼神一闪而过,指甲扎到肉里浑然不觉,就差一步了。
http://www.swimat.com/book/15986/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