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玩游戏 > 极道猎梦师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营救古禾

第一百七十四章 营救古禾

  戚言哲目光炯炯地盯着木讷男子,想从他的神情当中分辨出真假。

  后者注意到戚言哲审视的目光,一脸坦然地迎上了他的目光,丝毫没有闪躲。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大概半分钟的样子,戚言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抬头对着大家说道:“感谢大家的配合!我要问的已经问完了,除了你们这儿的最高领导留一下,其余人都该干嘛干嘛去吧!”

  一听说问完了,那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全程当摆设的工作人员们个个都长出了一口气,快速地离去,只余下一个穿着OL制服,相貌中等的女性。

  戚言哲稍微打量了一下,轻声问道:“你是这儿的?”

  “领导您好!我叫Aika,是这间酒吧的店长,不知道您还有什么别的想了解的?该说的我都跟您的同事们说过了,那些人我真是没有看到,帮不了什么忙呀!”

  尽管该女子竭力想要表现得镇定一些,但是略微有些发抖的颤音还是出卖了她,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个女店长很紧张。

  那么多人都走了,就单单留她下一个,她能不紧张嘛!

  等到那些工作人员们都走远了,戚言哲才回过头,朝着女店长继续问道:

  “不用紧张,我就是问你一个小小的问题,那个交给我摄像机的职工叫什么名字,来你们这儿工作多久了?”

  戚言哲温和的声音让Aike紧张的心稍稍平静了几分,她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

  “他叫吴金盛,来了......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吧!不算短也不算长,具体来了多久我一时也有些记不太清,我可以把他的入职档案给你!”

  戚言哲眉头微微一皱,显然对这个答案有些不太满意,但是他也没拒绝Aike的提议,同意她去把资料拿出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戚言哲带着一行人拿着一个服务员的档案回到了市政厅,随便指定了一个下属去调查吴金盛,自己则带着那名去调查监控的下属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从监控室出来,我就发现你的神色不对劲,监控录像有问题吗?”一进到自己的办公室,戚言哲就是转身朝跟在自己身后的下属问道。

  “监控录像没什么问题,那群修行者的确是凭空消失了,有问题的是那些工作人员,就很离谱,明明事实就摆在眼前,他偏要睁着眼睛说瞎话,硬说是开着车离开的!他们该不会是被修行者蒙昧了心智吧!”

  说起此事,下属的脸上还是透着非常很浓重的不解,可见这件事给他的心灵的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戚言哲闻言, 脸色也是一沉,道:“那家酒吧开了有好几年了,我跟古禾之前去过一次,这个吴金盛有可能在说谎,但其他人不可能都说谎,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修行者的手法,你都处理干净了吧?”

  那名下属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情,自信地回答道:“处理干净了,就是最利害的黑客来了,也别想恢复那个片段!”

  戚言哲赞许地点了点头,对着下属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的技术我还是信得过的,那你先出去吧!我先研究研究那个修行者给我们留下的线索,有问题我在找你!”

  等到房门关上,戚言哲才拿出摄像机,仔细地观看起了里面的内容。

  视频一开始就是古禾在挨打,戚言哲强忍着愤怒往下看,越看他的脸色越是愤怒,尤其是看到最后那个修行者挑衅的画面,他的怒火终于达到了巅峰。

  右手下意识地就伸了出来,似乎想要把那令人愤怒的摄像机给扫出去。,但是在即将靠近的时候,他又改变了方向,狠狠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将桌子上的一些物品都震了起来。

  一声闷响后,戚言哲保持这个姿势待了很久,仿佛变成了一具雕塑,好半晌他才重新动了起来,默默地关掉了摄像机,掏出了一个手机输入了一串电话号码。

  可是他的手指却迟迟无法按到拨号键上......

  几天过后。

  歧尙宗总部地下城,喻会长的办公室里,柳自尘毕恭毕敬地站在喻莘媚对面,他今天的穿着显得非常正式,完全不似往常那般随意。

  一身灰色的英式西装,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头上还带了一顶帽子,柳自尘的身材本就是那种瘦高瘦高的,这一套穿着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衬了出来,有点儿那种超模的感觉。

  程善笙此刻要是在这里,肯定会大呼小叫,认为他是去相亲的,不然一个修行者穿得这么骚包做什么?

  柳自尘此刻脸上的神情有些许担忧,小心翼翼的朝着喻会长问道:“真的不跟程善笙那小子说一声吗?”

  “不可!现在泯梦人盯他盯得这么紧,我们跟他交流很容易被人发觉,做出解救古禾的这个决定就已经算是很冒险的行动了,千万不可再节外生枝,其余的一切你按照原计划进行就好!”喻会长非常干脆地拒绝了柳自尘的提议。

  本来依照闻人道前辈的意思,他们这个时候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做,跟炎国政府和泯梦人比拼耐心就能够躲开这一劫,叶喻两位会长也持有相同想法。

  炎国政府和泯梦人跟他们不同,这两个组织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一个始终抓不到马脚的筑梦基金会不太可能会投注太多的目光。

  而且3号试剂已经完成,筑梦基金会也完成了解体,他们现在一边梳理宗门的体系,一边等着程善笙建造乾元世界,完全可以龟缩在地下城不出去。

  这种情况下,炎国政府和泯梦人怎们能他们比拼耐心呢?

  可是深思熟虑后,他们还是有点儿舍不得放弃古禾这枚棋子,毕竟这么年轻就要爬上商海市市政厅厅长的位置了,在讲资历的炎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古禾只要不犯原则性的错误,在他们的持续帮助下,肯定还能爬上更高的位置,到时候就能给新生的歧尙宗带来更多帮助。

  所以明知道古禾是泯梦人设置的陷阱,明知道那边有掌握梦行千里的猎梦师,他们还是决定去冒这个险。

  柳自尘脸上仍有些犹豫,不太放心地说道:“我就担心程善笙这个小子在外面瞎折腾,会影响到我们的营救行动。”

  程善笙跟闻人道前辈报信后一直都没闲着,岐尙宗这边明面上是对他执行散养的态度,但是当喻会长得知他掌握了终极规则,一直都有派人在暗中保护他。

  因此对他的动静了如指掌, 知道他去了茵湖山庄,也知道他跟程俊川有密切交流。

  喻会长沉思了片刻,神情严肃地说道:“我跟他聊过好几次,你别以为他刚成为猎梦人不久,就小瞧他,他的心思非常缜密,只不过他以前的生活不需要他玩脑子,智慧没有外显而已!”

  “等他多面对几次这样的麻烦,他很快就会成长为一个好手,而且他并没有跟闻人道前辈要求我们要帮助他,说明他自己是有办法应对这一关的。”

  “根据他这些天的铺排推断,他一面是打算通过程俊川这条线来解决炎国政府方面的怀疑,另一面是让那些跟泯梦人有仇的人去制约泯梦人,跟我们的救人计划不太可能搭上线,你就放心吧!”

  喻会长深入浅出地说了这么多,柳自尘终于不再纠结,道:“不影响就成,那我现在就出发去解救古禾了!”

  说完柳自尘就转身要走,喻会长像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连忙叫住他叮嘱道:

  “古禾的性格很偏激,这次被泯梦人打得这么惨,心里肯定不甘心,我们救他出来,他肯定也会怀疑你是不是修行者,你可以适当的给他透露一下3号试剂的事情。”

  柳自尘身形一顿,转过头看着喻会长,惊奇地问道:“这么早就要把他发展成正式成员吗?他始终是政府的人,会不会有些激进了?”

  喻会长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多说,柳自尘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且身居高位,很多问题她只需要说个结果,柳自尘便能自行醒悟。

  他们做事向来干净利落得很,如果不是凑巧所有的事情都赶到了一起,他们帮助程善笙对付泯梦人这个导火索绝不会让人联想到筑梦基金会。

  这段日子乾元世界的材料已经收集得七七八八,梦基教堂的使用权差不多也要申请下来了,只需要在等多则一年,少则几个月的时间,他们就能以歧尙宗的身份正大光明地出现在这个世界。

  所以把古禾发展成正式成员并不早,他们无偿帮助了古禾那么久,不是说不帮就能不帮的,而且都决定主动涉险去救他了,把他变成猎梦人也是必然的事情,早说晚说都一样。

  除了这个硬性条件,实际上她还有别的担忧,这次残次改造人闯入炎国,古禾这个大长官居然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这说明他那个快要退休爹是真不待见他,铁了心要捧侯明国上位。

  虽说古禾只是很多年前的一步无心之棋,但是他们在的古禾身上花费的心血丝毫不比其他棋子少,歧尙宗志在跟六大宗门平起平坐,区区一个厅长的位置能够帮到歧尙宗什么忙?

  古禾不仅要成为厅长,还必须要爬得更高,侯明国只是他前期的一块绊脚石而已,倘若这都无法战胜,那还有什么用?

  可是想要再另寻一枚和古禾旗鼓相当的棋子,人选和时间又是个很大的问题,正是因为这一点,喻莘媚索性利用这次救命之恩,正式招揽古禾进入歧尙宗,将其改造成猎梦人。

  一是帮歧尙宗的成员在心理上不会觉得太吃亏,二是有3号试剂在,古禾的忠诚度反而还要更可靠一些。

  古禾什么性格喻莘媚心里很清楚,这次被泯梦人欺负得那么惨,她就不信古禾能够抵御成为修行者的诱惑。

  前面的硬性条件柳自尘稍加思索就能知道,至于后面她担心的一点,不用知道也没关系,而且以柳自尘的智慧,估计也能够猜出个七八成。

  果不其然,这一次柳自尘没有任何疑问,特别爽快地回了一个“好”字,就大步离去。

  柳自尘走后不久,又有另一名长相比较儒雅的男子走进了喻莘媚的办公室,正是催眠大师黄天潼。

  
http://www.swimat.com/book/1063/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swimat.com